离退休教师寄语
信息来源:  图片来源:

    学校更名是大喜事,大好事!非常不容易,是大外人经过了半个世纪努力的结果,也是对学校工作的全面肯定。近些年,学校迁移到旅顺校区,通过了教育部评估、博士点申报、大学更名,这是历史上的新突破,是全校师生艰苦创业、努力奋斗的结果,可谓功德圆满。希望学校更名后再接再厉,上新台阶,百尺竿头,更进一步!

——孙吉田

 

    前不久,老处长贺延明在电话中用激动的声音告诉我:我院获准正式升格为“大连外国语大学”。这道喜讯,恍如一声“轰天雷”,顿时令我心潮腾涌,夜不能寐。

    这是大外人多年的梦想,如今实现了,怎不令人狂喜,怎不令人欢呼,这是大外人天大的喜事啊!

    回顾我院历程,可谓几迁校址,数易校名,坎坷曲折,可歌可泣!想当年,在周恩来总理的关怀下,创建了“大连日语专科学校”。正当师生“摸爬滚打”苦练日语时,遇上了“文化大革命”。于是,学校停课被赶下农村。学生被迫“造反”。教师被关进“牛棚”。遭此厄运时,大外人并没有“死心”。学生在暗暗背诵单词。教师在偷偷编写教材。几年过去,反而积蓄了力量,后来为适应国家外语人才的需要,扩大为拥有三、四个语种的“辽宁外语专科学校”。校址又迁回大连。新时期以来,大外人劈南山,拆旧宇,大兴土木,广纳贤才,一个校馆场所齐备、各语种兼顾的学院雄姿突显南山脚下。当“大连外国语学院”校牌取代“辽宁外语专科学校”堂而皇之悬挂在校门口时,大外人就“野心勃勃”开始了建立一流外国语大学的梦想。

    机遇来了!我院奉命迁址旅顺盐场建造新校园。七年过去,如今放眼望去,只见青山绿水间,茂林翠色掩映之下,楼馆群立,学院列队,一个多语种、多学科、拥有师生一万五千余人的名震中外的新学府横空出世!大外人就是这样一步步从艰难中走来,一步步从喜悦中迈进了大学的门坎。这其中,饱含着大外几代领导人(特别是现任领导班子)的苦心经营和锐意进取,凝聚着广大师生员工的长年拼搏和争光志气。

    不进大学,不知大学深浅;进了大学,方知大学无边。如何办好大学?这是大外人面临的头等大事。“大学之大,不在于大楼,而在于大师。”要办好“大”事,北大、清华这个久经考验的办学理念不可不予以重视。现在,我们视乎还缺少像季羡林那样的大师。不过这不要紧,因为我们有一批德才兼备、成果丰硕的博导、硕导、教授、学者、作家、艺术家,他们是大学的精英。只要我们注重选好、用好、捧好、养好这批精英,长此以往,形成风气,说不定就有几个名扬学界的大师冒出来。到那时,名牌“大连外国语大学”也就水到渠成了。

    昂首阔步走进大学的大外人,也定能昂首阔步走向辉煌的未来。

——罗兴典

 

    学校更名是全体大外人的多年愿望,作为大外第一届毕业生,内心十分高兴。大学更名从形式上升了一个格,大外人要以此为契机,再接再厉,锲而不舍,在内涵发展方面有大幅度提高。大外是日本本土以外最大的日语教学基地,希望借此东风,巩固我校日语教学地位,实现世界一流水平外国语大学的梦想。

——陈岩

 

 

 

 

    获悉我院已成为大连外国语大学,不胜欣喜。这是我们大外成长史上一个重要里程碑。是我们几代大外人近50年来前赴后继、共同奋斗的成果,是我们所有大外人的光荣!值此欢庆之际,我仅以一个退休老教师的名义向校领导、师生员工表示由衷的、最热烈的祝贺。从“学院”到“大学”,虽然是两字之差,但却凸显出国家和人民对大外人更高期望。古人云: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。”意思是说,大外的宗旨,在于彰显高尚的品德,始终把育人放在第一位。衷心希望我们的大外,能继承“崇德尚文,兼收并蓄”的办学理念,扎扎实实为社会培养出更多的高素质、高水平的优秀外语人才。

    “大鹏一日同风起,扶摇直上九万里。”大外将腾飞,让我们伸出双手,迎接它更加辉煌、美好的明天。

——贺明玮

 

    学校更名,我非常高兴。这是一个很不容易的过程,多年愿望成真,可喜可贺!学校规模大了,名声响了,更应该按正规大学的标准来要求自己,加强教师科研,要有专业精品意识,这样才能办出名声和特色,在外语界占据一席之地。祝大外名扬海外,前程似锦!

——王文质

 

    我是1973年调入大外的,到现在有40年了。最近大学更名,是一种转变。从建校初始到现在,各个方面都有了很大提升。回想当年,我们是以一种大外精神,克服一切困难,尽全力提高教学质量,使外院名声大大提高起来的。1994年退休后,我依然在为大外工作,一直到现在。因此,学校变成大学,是几代大外人努力的必然结果。这次更名大学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好的消息,对我校未来发展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,我感到非常高兴。祝大外越办越好!

——赵顺仁

 

喜闻学校易名,甚喜。特赋拙诗一首,以表祝贺

校誉

欣闻大外校名易,
万名师生心欢喜。
教育革命结硕果,
大外梦想更壮丽。

——英语学院 桑思民

 

 

    几年前,我就一直盼望改大学。如今多年夙愿成真,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我听后十分高兴,可谓是奔走相告。如今大外既有大楼,又有大师。有俄总统来访,又有两国总理为孙校长颁奖,陈至立、刘延东接见,大外聚焦了来自中外的殷切目光。这是肯定,又是期望,期望大外的明天更加美好,期望大外的道路越来越宽广!

——贺延明



(责任编辑:)